蘭大新聞 新聞網->MORE


學校領導赴夏官營鎮對接榆中校區相關工作

學校領導赴夏官營鎮對接榆中校區相關工作

? 2020-02-23 / 蘭大新聞

2月22日上午,蘭州大學校長嚴純華、副校長范寶軍一行赴夏官營鎮對接榆中校區相關工作,并召開了工作座談會。夏官營鎮黨委書記丁曉輝、鎮長張清霞及夏官營鎮副科級以上干部參加座談。 會上,丁曉輝介紹了夏官營鎮推進校地融...


【治學大家談】李曉春教授:用敬畏之心照亮求學的路

【治學大家談】李曉春教授:用敬畏之心照亮求學的路

? 2020-02-24 / 蘭大新聞

目前的新冠肺炎疫情推延了全國所有類型學校的開學時間,星期一打開郵箱,看到了嚴校長邀我為“治學大家談”寫稿的信件,校長言辭真誠懇切,平易近人,囑我和同學們交流一下對治學的看法。我雖資質平平,但求學還算努力,既蒙校長錯...








蘭州大學統一戰線持續竭誠助力防控新冠肺炎疫情

蘭州大學統一戰線持續竭誠助力防控新冠肺炎疫情

? 2020-02-22 / 蘭大新聞

抗疫任重道遠,同心方能致勝。在助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早日迎來勝利拐點的過程中,蘭州大學各民主黨派和統戰團體充分發揮組織優勢和人才特長,積極發動所聯系的成員和群眾踴躍捐款出力、建言獻策,持續不斷為抗擊疫情貢獻力量...



【治學大家談】陳聲柏教授:我與父親

【治學大家談】陳聲柏教授:我與父親

? 2020-02-23 / 蘭大新聞

在嚴校長“治學大家談”開篇語里讀到了一所大學的真情和溫暖,才有了我這個頗有私人話題嫌疑的分享;也正是嚴校長的相邀,才成就了我與父親的點滴紀錄。如果立德樹人是我們的教育目標的話,珍愛家人、善待家人、學會與家人相...


【治學大家談】張鐳教授:認真教與學

【治學大家談】張鐳教授:認真教與學

? 2020-02-23 / 蘭大新聞

為應對突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,學校不得已延期開學。除了一線醫護同事,我們多數師生滯留在家,以減少感染。從另一個側面看,這倒是給了我們一個放緩奔跑腳步,坐下來靜心思考、韜光養晦的機會。崗位在家,借助網絡,認真教與學。...






學校開展疫情防控第三次現場監督檢查

學校開展疫情防控第三次現場監督檢查

? 2020-02-22 / 蘭大新聞

2月21日,學校黨委副書記、紀委書記、學校疫情防控工作監督檢查組組長藺海波同志帶領監督檢查組同志,進行防控工作第三次現場監督檢查。 監督檢查組重點檢查了家屬區人員、車輛出入登記核驗情況,城關校區教職工出入檢測和...


【治學大家談】賀纏生教授:優秀是個習慣

【治學大家談】賀纏生教授:優秀是個習慣

? 2020-02-22 / 蘭大新聞

幾年前,我邀請清華大學的陽坤教授為《中國科學·地球科學》審閱一份中文稿件。陽教授在很短時間內寫了一份近2頁的審閱意見,有理有據、建議詳實,且以鼓勵為主。我看后覺得這樣負責、正面和詳實的評審書確實不多見,就給陽...













【治學大家談】張新平教授:我的學習之路

【治學大家談】張新平教授:我的學習之路

? 2020-02-21 / 蘭大新聞

(一) 由于最近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要求,我在家里已經閉門不出有兩周時間了。兩周來,讀書、審讀學生的論文、寫點東西、看看疫情動態,有時也干點家務成了這段時間生活的常態。想想近幾年來,由于本人教學科研及單位工作極其繁忙,...












【治學大家談】黃寧教授:寫給青年學子的幾點建議

【治學大家談】黃寧教授:寫給青年學子的幾點建議

? 2020-02-20 / 蘭大新聞

“別走得太快,等一等靈魂。”是印第安人耐人尋味的諺語。2020年春節前夕,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席卷全國,為阻斷病毒傳播,學校不得不推遲開學,并適時推出“治學大家談”專欄,讓老師們靜下心來回顧、總結自己的治學之路。 我本科...


抗擊疫情,校醫院在行動

抗擊疫情,校醫院在行動

? 2020-02-19 / 蘭大新聞

“我自愿去隔離區,直至隔離解除!” “我是黨員,我應該多做貢獻!” “我是黨員,我必須沖在前!” 他們是蘭州大學校醫院最美的醫務工作者,也是光榮的中國共產黨員,堅守疫情防控的前沿陣地,為廣大師生筑牢一道道健康防線。 無懼危...


【治學大家談】謝小冬教授:淡泊明志,寧靜致遠

【治學大家談】謝小冬教授:淡泊明志,寧靜致遠

? 2020-02-19 / 蘭大新聞

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雖然困住了大家的腳步,但困不住我們的思想。在如火如荼的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戰爭中,那些面對疫情迎難而上的逆行者,那些在一線夜以繼日為了救死扶傷而倒下的醫護人員,那些默默無聞卻...


【治學大家談】劉先春教授:很享受做一名教師

【治學大家談】劉先春教授:很享受做一名教師

? 2020-02-19 / 蘭大新聞

在蘭州大學一晃30多年了,當初研究生畢業留校是以專業技術身份留下來的,也就是當教書匠,記得教工號最后三位是037,不知那年有多少人選擇在蘭大當老師,而我可能是第37位。一路走到今天,我終于又一身輕松地回到純教師崗位的行...







中国期货配资证券网